将犯人推入输家应有的无底深渊中!《极恶侦探》书摘连载2-1 妞书僮

第一章 极度老套的手法

「早乙女小妹,不好意思,能拜託妳去跑个腿吗?」

我在昭和侦探事务所工作的第三天,所长首次交代我除了扫除、倒茶与整理资料以外的工作。

「好的,所长,请交给我吧。」

「麻烦妳了。」

现在是午餐时间。我吃着自己做的便当,所长则是享用着爱妻便当。之所以会出现上述午餐形式,我是基于经济方面的理由,所长则是为了维持夫妻之间的圆满婚姻。

昭和偶造,他是「昭和侦探事务所」的所长。我自两天前起在这里工作,因此他既是我的上司,也是我的雇主。听说他已年届花甲,头上的白髮与白鬍子十分醒目,是个气质稳重的男性。因为他待人客气又慈眉善目,所以与他交谈时,给我的感觉与其说是上司,反而更像亲戚中的叔叔。

说得更极端点,就像一位活菩萨。

「谢谢妳啊,早乙女小妹,因为目前刚好没人有空。」

「……与其说是没人有空,不如说是根本没有其他人在吧。」

我轻轻叹了口气,扭头环顾室内。

这间事务所位在面朝大马路的住商大楼二楼,空间颇为宽敞。包含所长的办公桌在内,桌子一共有五张。除了招待访客专用的座位以外,还有一间密谈用的会议室,另外还有简易厨房与淋浴间。大楼本身有些老旧,但内部装潢还算漂亮,整体空间看起来挺新潮的。

不过,在如此气派的事务所,目前只有我跟所长在此。

正确说来,不光只有目前而已。

我在这里工作的两天,除了所长以外,未曾见过其他同事。

「因为本事务所的特色,是採弹性工时制或说是接案制,总之没有硬性规定出勤时间。虽然对我来说,是更希望能跟大家开心又和乐融融地一起工作……不过,大家最近似乎都忙于自己的本业。」

据所长表示,登记在这间侦探事务所名下的侦探们,绝大多数只是兼职。他们皆有各自的正职工作,只是把侦探当成副业。

至于昭和所长,或说「昭和侦探事务所」,会将工作介绍给这群兼职的侦探们。原则上会依照委託内容,交付给适合的侦探去处理。

因此,虽然这里名义上是事务所,实际上却更贴近仲介公司或工作介绍所。

「拜此所赐,这间事务所最近都只有我一个人而已。」

「一个人待在这里,总是会寂寞吧。」

「对呀,因为我想要有个聊天的对象,才会明明没什幺要紧的工作,仍聘僱早乙女小妹加入事务所。」

原来是因为这种理由吗?儘管我很想如此吐嘈,但最终仍将这句话留在心中。对于在求职路上,受挫到令人哑然失笑的我来说,只要有地方愿意聘僱我,我就该心存感激了。无论要我做何种杂务,我都甘之如饴。

「所长,您要我去跑腿,实际上是需要做什幺?」

「其实是想拜託妳去帮忙收取酬金。」

「收取酬金……吗?」

「该委託原本是由事务所内名叫恋泉的女性负责的。委託本身是已完成,但直到现在仍未收到报酬,因此才想拜託妳去帮忙收取酬金。」

「这样啊。但如今这种年代,一般都会用汇款的吧……」

「这是因为有一些内情。」

内情……难道是对方不肯支付酬金,所以决定派人去强制收取吗?到时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,上演黑道讨债的戏码?不行不行,这对我来说太勉强了。我可是大家公认的室内派,根本没办法做出如此激烈的举动!

我不禁感到慌张,不过事实证明是我想太多了。

「当初接下的那项委託,就是一般所说的外遇调查,因此对方不想在任何地方留下纪录。」所长接着解释。

原来如此,虽然现今是一支手机在手,就能够转帐的时代,不过反过来说,十分容易留下纪录。为了彻底避免被配偶发现自己请人调查外遇的事实,委託人才会希望不要透过转帐,而是直接支付现金。这也并非难以理解。

「其实,原先是预定让恋泉小妹前去收款,但她的正职那边似乎临时有急事找她,所以希望妳能代替她跑一趟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因此,我为了收取酬金离开事务所,前往委託人的住处。同时,这也是我第一次出外跑腿(工作)。

即使是前去收款,但是两手空空前往,令我莫名有些犹豫,因此在备妥基本的伴手礼后,我才搭乘计程车前往目的地。

我要前往的地方是名叫「保土原诊所」的私人诊所。

根据所长的描述,身为该诊所所长的保土原长生,就是此次的委託人(已完成委託)。

他是一名已婚者,委託内容应该就是调查妻子的外遇,既然他拚死想隐瞒这件事,表示妻子很可能是无辜的。假如罪证确凿,应该会光明正大地去逼问对方吧。

在我反覆思索时,不知不觉间已抵达目的地,付完计程车费后,依照所长的吩咐,拜託司机先生开一张抬头为「昭和侦探事务所」的收据。嗯,总觉得自己很有一名社会人士的感觉呢!

名为保土原诊所的医疗机构,建筑构造上是住处与诊所相接的设计。

今天似乎是休诊日,停车场内只有少少几辆车,隔着自动门,能看见诊所里空蕩蕩的。

我依照所长指示,从诊所的正门前往办公室。另外所长有特地叮咛,切勿前往保土原妻子所在的住处。

途中──我忽然有种想法。

真的是突然冒出的想法。

总觉得自己的工作,比想像中更加无趣。

当然,我并非是对于工作内容有意见。即使我是个十分优秀的人,也没有厚颜无耻到只工作三天,就敢对自己的工作挑三拣四。

但是,当初确定在侦探事务所任职时,由于心中曾冒出「我会捲入怎样的困难事件」的不安,再加上「无论碰上多幺困难的事件,我都会坚持追查到底」的正义感,因此像现在这样完成平凡无奇的跑腿工作,令我产生一股近似于安心感或失落感,堪称是轻鬆自在的心情。

说来真令人汗颜,或是自己不知进取,类似歪打正着般加入事务所的我,其实到现在还没有搞懂「侦探」是怎样的职业。儘管对它抱有一丝憧憬,但是具体来说,我尚未找到确切的立足点──不对,不仅是立足点,感觉上更接近双脚都还没着地。

我接下来会变成怎样呢?

我接下来想做什幺呢?

对未来感到不安与焦躁,对现实感到挫折与气馁……我就这样心怀社会新鲜人常有的纠葛,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之后,推开房门走进去──

接着,眼前震撼的光景,将我这些无聊的纠葛全都吹到九霄云外。

尸体。

那块纯红色的地毯上,躺着一名成年男子的──尸体。

打从出生到现在,我第一次像这样直视尸体,但不知道为什幺,我微微闻到一股酸甜的气味。

本文摘自《极恶侦探》

将犯人推入输家应有的无底深渊中!《极恶侦探》书摘连载2-1  妞书僮

将犯人推入输家应有的无底深渊中!《极恶侦探》书摘连载2-1  妞书僮

「昭和侦探事务所」是由一群来历複杂的侦探组成。刚在此工作的早乙女桃色,意外被捲进一起杀人案,成为头号嫌犯。所长接获桃色的求救后,派来一名打扮怪异的男子,此人就是侦探编号03的「极恶侦探」南阳。

  「犯罪者这种社会败类,不管被侦探如何对待,都没资格抱怨吧?」

  秉持「将犯人推入输家应有的无底深渊中」的理念,最恶毒的侦探,面对最恶毒的嫌犯,以极恶手法将犯人逼入绝境! 

出版社:台湾角川

作者:望公太

Related Posts